新浪陕西 资讯

深航飞机攀枝花遇险官方报告:机长私自上通道检查还迟报

上游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上游新闻持续关注的“深圳航空ZH9247航班10月16日在四川攀枝花机场降落时发生轨道外接地不安全事件”有最新进展-10月19日深夜,民航西南管理局通过媒体公布了初步调查报告。

据上述报告披露,突发事件造成飞机机腹出现两处大小为20 * 12 * 3.2、45 * 5 *过渡(厘米)的损伤,客机面临“机毁人亡”风险;航班机长存在机场许可前往运行中的高速公路,并在1小时后才向塔台报告等情况。

民航官员人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深圳航空当事机组降落阶段处置是否合规,损坏是否构成飞机报废条件等情况,还需要民航监管机构进一步调查,但飞机落地后机长规定许可前往跑道,落地一小时后才向塔台报告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民航相关安全规定。

▲10月16日执行ZH9247航班的深航B-8667飞机。图片来源/ Lazy Clutch

资深飞行员:距离机毁人亡,仅一步之遥

上游新闻公报刊物《深航客机攀枝花机场遇险:机腹轮胎均疑损毁,跑道灯部分损坏》,《 》报道显示,10月16日,由西安咸阳飞往攀枝花保安营机场的深圳航空ZH9247航班在攀枝花机场落地时发生不安全事件,“落地阶段疑似机腹擦拭悬挂监控天线,起落架提前接地, “攀枝花机场事后对跑道,灯光等相关设施进行全面检查,”航向台监控天线被撞断,6个进近灯被撞坏”。

深圳航空官方事后仅在微博简单回应称重,该航班是飞机轮胎被扎导致连续航班取消,未披露更多的详细情况。深航的这一过程回答,被舆论质疑为避重就轻,选择性披露。

10月19日深夜,民航西南局通过四川当地媒体《川观新闻》,披露了10月16日深航ZH9247飞行在攀枝花机场跑道外部接地事件的初步调查报告。报告认为该航班在降落时,出现了“空中外接地的不安全事件”。

资料显示,“空中外接地”是指客机在落地时没有在标准的刚性跑道上落地,在跑道外同地面发生接触,使飞机有可能穿过外部的地面,容易造成飞机机身倾斜,撕裂,起落架设备损坏等严重后果。

国内某飞行员资深飞行员赖先生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在攀枝花这样的山顶机场发生跑道外部接地事件,“距离机毁人亡,仅一步之遥。”

▲飞机机腹出现两处受伤,其中一处贯穿空心。图片来源/川观新闻

机腹现两处受伤,最严重可致飞机报废

初步调查报告披露,当天航班上共计99人,包括3名飞行机组人员,6名客舱机组人员,1名跟机机务和89名旅客。

初步调查报告也披露了10月16日执飞航班的B-8667空中客车A319型飞机的损坏情况:该飞机机残留位出现了两处分别为20 * 12 * 3.2、45 * 5 *过渡(厘米)的损伤。飞机轮胎也有多处受损,同时机场跑道进近灯与导航监控天线被飞机撞毁,折断。

资深飞行员赖先生分析说,飞机机体损伤程度还需要民航调查部门与机务部门进一步调查,分析,“最严重的是造成结构性损伤,整架A319飞机报废。”

上游新闻记者查询的数据显示,10月16日后,B-8667飞机至今没有再执行民用航班,攀枝花机场10月20日也取消了航班。

▲飞机机腹出现两处受伤,其中一处延伸套管,大小为45x5x贯通(厘米)。图片来源/川观新闻

机长规定允许到天际头“检查”,迟报事件1小时

民航西南局10月19日公开的初步调查报告,尚未披露了ZH9247飞行当天详细飞行经过。

国内多位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的民航飞行,机务技术人员表示,10月16日的ZH9247航班在自己拥有随机机务技术人员的情况下,机组甚至在飞行降落中没有感觉到异常情况,飞机落地后随机机务人员不可能用肉眼发现不到机腹和轮胎的明显损坏。执飞航班的机长所述塔台允许自行进入飞行区前往进行所谓的“检查”,更是严重违规。

据披露,10月16日,ZH9247航班于13点24分被管制员移交给攀枝花机场塔台指挥。因攀枝花机场能见度不稳定,机组在攀枝花上空盘旋了近1小时后,于14点19分准备在攀枝花机场进近降落。随后飞机在能见度4800米的情况下,于14点32分在攀枝花机场落地,期间飞行机组没有报告任何异常情况。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ZH9247航班落地4分钟后的14点43分,ZH9247航班机长在旅客仍在下机的情况下,“在未通报塔台管制的情况下,自行前往02号跑道头检查”。机长在跑道头“检查”了24分钟后返回飞机。机长回到飞机后又过了26分钟,才向攀枝花机场塔台报告飞机可能在跑道外接地,请机场场务前往跑道头检查和请机务检查轮胎。ZH9247机长未经许可、自行前往跑道头“检查”的近一小时中,一架从成都飞来的另一架深航客机也准备在灯光和导航设备受损的攀枝花机场降落,但该机后因天气原因复飞备降丽江,避免造成更大损失。

▲攀枝花机场跑道被低云覆盖,有故障降落危险极大。图片来源/公众号“派个上上签”

被疑迟报意图瞒报,最终调查报告将问责

资深飞行技术人员赖先生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深航执飞机长肯定是察觉了飞机落地过程中有异常情况,所以才会在开舱门落地4分钟后前往跑道头进行检查;他看了24分钟看到了什么?看完回到飞机为什么没有立即向塔台报告情况?等候26分钟期间有没有向深航总部汇报?随机机务在落地后一小时里又做了什么?我认为深航当事机组至少存在迟报、意图瞒报的情况,这绝对是不可接受的。”

上游新闻记者同时获悉,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将对ZH9247航班的飞行数据进行译码,对现场勘察收集的音频、视频和文字资料进行整理,并进行相关分析,形成最终调查报告,提出安全建议并进行后续问责等。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